摊开了手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一直不那么我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必发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11-25 14:59
 人的情绪一旦积累到了一定程度,总是需要一个宣泄口的。
 
    还好山本恭子重新出现在了这世界上,这让苏锐不至于满怀歉疚的过上一生。
 
    此时,苏锐和山本恭子肩并着肩,走在沙滩上,就像是一对情侣。
 
    事实上,他们现在的关系,距离“情侣”这两个字,还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。
 
    这一对男女之间所发生的一切,都可以用阴差阳错来形容。
 
    从一开始的狗血偶遇,到中途的惨烈对抗,再到此时的奇迹重逢,每一帧都充满了戏剧性,也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 
    海风吹拂过来,吹起了山本恭子的刘海,也吹乱了她的心情。
 
    两个人就这么走着,竟是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开口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走在苏锐的身边,山本恭子竟是感觉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宁静。
 
    而这种宁静,在此之前从未在山本恭子的心里面出现过。
 
    这过去的几个月,她不是山本恭子,她是诺特莎拉,她是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,是一个找不到故乡的人。
 
    而苏锐的出现,无疑点燃了她的希望,她知道,自己最终并不一定能够找回自己,但是那希望之火却燃烧的越来越旺了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解开了自己松散的马尾,任由海风把头发吹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此景,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山本恭子的长发一样,也变得很轻松了。
 
    想必,山本恭子也是如此吧。
 
    能够重逢,本身就已经算是上天的恩赐了,何必想的那么多,让一切都顺其自然,难道不好吗?
 
    看着山本恭子那被吹拂起来的长发,看着她那粗布衣裳和轻快的步伐,苏锐一时间竟是有些痴了。
 
    在此之前,这样的状态几乎从来不会在山本恭子的身上出现,她狠辣,她决绝,她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,但是,谁也不知道,她的肩膀上究竟扛着多大的压力。
 
    像现在这样,抛开一切,忘掉所有,在沙滩上迈着轻快的步伐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转过脸来,正好迎上了苏锐那痴了一般的目光,她的俏脸登时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你?”山本恭子红着脸问道。
 
    她说着便转移开了目光,似乎不敢和苏锐对视。
 
    而且,这一段时间以来,她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很沉默,也不善于多交流,身边突然多了这么一个热情如火的异性,让山本恭子忽然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 
    可山本恭子并不知道,此时她不经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女儿风情,简直能够让所有男人缴械投降!
 
    苏锐努力平复着那微微波动的心情,挠了挠头发,然后抬起头来,很认真的说道:“恭子,能够重新遇见你,真好。”
 
    后者有点受不了如此直白的话语,略带尴尬的笑了笑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“能给我讲讲以前的事情吗?”山本恭子说道。
 
    他们目前看来距离很近,可是心理层面的距离还相当的遥远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苏锐犹豫了一下,随后脸上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: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 
    真的没问题吗?
 
    对于苏锐来说,这问题真的大了去了!
 
    他已经在纠结着要不要帮助山本恭子找回记忆了,如果现在实话实说的话,那么和对方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会没有了!
 
    要怎么开口?
 
    难道说是自己把她给逼的跳海自杀?难道说她的老爹是被自己抓走了?
 
    若是这样讲的话,山本恭子就算是已经失忆了,也同样得跟他拼命!
 
    苏锐知道,自己绝对不是想要欺骗山本恭子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方不再遭受过往所带来的痛苦。
 
    他看着山本恭子的眼睛,很认真的说道:“恭子,这是个很长的故事,我慢慢的说,你慢慢的听,好吗?”
 
    山本恭子清晰的从苏锐的眼底看到了一抹柔波。
 
    这柔波让人无法拒绝。
 
    “当然,我愿意。”山本恭子说道。
 
    她在看到了苏锐初见自己之时、露出那满是急切的表情之后,就已经不再怀疑这个青年的身份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,但是,我并不确定,我们以后还会不会是。”苏锐很客观的说道,说完之后,他也苦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这句话里面也是有真有假。
 
    从严格意义上面来讲,他和恭子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两个人的情感和身体都充满了纠葛,他为她流过血,她为他献过身,可最终的结果却差点阴阳两隔。
 
    而关于未来,谁又能说得好呢?万一山本恭子的记忆恢复了,那么苏锐现在所做的一切可能都要打水漂了,两个人如果不重新变成仇人,苏锐都要谢天谢地了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不确定呢?”山本恭子问道。
 
    在她失去了记忆之后,性格已经明显不如之前犀利,而思虑更是不像先前那么重了。
 
    要是放在以前,她绝对不会问出答案如此明显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很简单啊。”苏锐摊开了手,苦涩的笑了笑,说道:“如果你一直不恢复记忆的话,那么我们很难再回到过去的关系了。”
 
    这真是一个矛盾的问题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听了,不置可否。
 
    “后来呢?后来怎么样了?”沉默了几分钟之后,山本恭子又问道。
 
    其实,就连恭子自己也没意识到,在不断的向苏锐打听过去的过程之中,她一直处于纠结的状态——似乎,过去的那些事情对她而言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吸引力。
 
    至少,不如想象中那么大。
 
    “后来的事情……”苏锐犹豫了一下:“我们出去旅行,然后遇到了雇佣兵交火,你不慎跌落海中,我一直在寻找,却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只能用这句话把星华号事件简单的概括一遍,但是却省略了“山本恭子是当时冲突的主要人物”这一既定事实。
 
    “很难得。”山本恭子并没有询问那次大战的细节,而是轻轻的感慨了一句:“我竟然活下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感谢老天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能够让他这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都由衷的说出这句话来,足以表明这次的事情对苏锐而言是多么的震撼。
 
    “那我过去是个什么身份呢?”山本恭子又问道。
 
    这又是一个极为关键性的问题。
 
    苏锐的心中早有答案了。
 
    “你的父亲是东洋的一个商人,在一年前去世了。”苏锐又编了个善意的谎言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